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仲裁资料 > 案例选登
没有证据就没有胜算
发布日期:2020-11-16      访问量:

案情简介:

20192月26日,A公司(承包方)与B公司(发包方)签订了某工程施工承包合同,约定由A公司总承包某工程,合同对付款进度作了具体约定,发生争议协商不成提交扬州仲裁委员会仲裁,合同经双方公司签字、盖章。合同签订后,A公司于20193月7日进场施工,但B公司未能按约支付工程总价10%的进度款,后工程因故被整改而停工。20198月29日,B公司曾要求A公司从9月30日开始复工,A公司随后回函要求支付预付款,但B公司一直未支付。20191031日,A公司发函给B公司通知解除合同并进行结算, 2019123日B公司回函同意解除合同并认可结算明细,但仍未付款。A公司遂提起仲裁,请求裁决:B公司A公司支付工程款1119292元及逾期付款利息。

裁决结果:

B公司向A公司支付已完成工程价款1119292元及逾期付款利息。

分析

本案中,A公司与B公司签订的某工程施工承包合同已经解除,20191031日,A公司发函给B公司要求结算,其中附件1是已完工作量价款的明细(注明了根据已完成的工程及已使用的材料等,合计造价1119292元),附件2是要求补偿损失的明细。2019123日,B公司法定代表人在上述附件1下方写明“以上工程量经甲方确认,予以认可”,并加盖了B公司印章。B公司庭审时以签字盖章是受到了胁迫利诱为由否认已完成工程量的价款,但其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另外,B公司认为其仅仅是确认了工程量,没有承认价款,但其在确认意见中并无如此表述,且如果认为价款有误,B公司应当结合合同的约定,提出具体的误差项目和价款金额,故对其仅仅简单提出的否认意见,不予采纳。据此,B公司应就A公司已经完成且双方认可的工程量,向A公司支付对价1119292元及按合同约定支付逾期付款利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