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工作动态
《扬州仲裁委成立20周年征文----角色转换》
发布日期:2016-12-27

 

蒋宁

3月的扬州,乍暖还寒,手头处理的这个案件,也像这天气一样,看似简单,但若想尽快解决却不是件容易事。这是一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承包人垫资数十万元做了工程,可发包方却声称工程有质量问题,影响了使用,所以不愿支付一分钱。双方就先付款还是先维修的问题一直僵持不下,各不让步。案件来到我们仲裁委,经过仔细调查了解到,双方的症结主要集中在六楼楼顶平台的飞碟型装饰物上。仲裁庭和办案人员在调解了多次都没有进展的情况下,为了弄清工程究竟是否存在质量问题,李处长和仲裁员一商量,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于是决定走出仲裁庭,会同双方当事人去施工现场看个究竟。

这年的3月天,春的暖意似乎有些底气不足,胆怯的春风被霸道的寒气逼迫的无法尽情舒展身躯,在这场暗流涌动的博弈中,我们一行人驱车来到了施工现场。这是个框架结构的房子,工程施工才结束,内部还没有装修,四处空荡荡的,光秃秃的水泥柱子,没有扶手的楼梯,地面偶尔堆积的建筑杂物,让大家每走一步都格外小心。一行人好不容易挪到了六楼顶,一阵风立刻吹进了怀里。真所谓高处不胜寒,楼顶的风格外大,寒意侵袭的特别猛烈。四周没有围栏,吹得人摇摇晃晃,好像随时都会被风吹到楼下似的。在寒风的陪伴下,我们开始了现场查验。

查验过楼顶的设施后,大家的目光集中到了这个争议的核心,飞碟型装饰物上。我一看,傻了眼,这个碟形装饰物其实是一个大型的建筑物,有一人多高,如果要想分清是非,必须对这个碟形建筑物进行查验,而如果要查验,则必须爬到建筑物的顶上。可是,问题在于要想爬上去,的确不是一件易事。这回连楼梯都没有了,只是在建筑物外立面有一个生锈的铁架子通往建筑顶端。这可是在六楼的天台上,铁架子旁边也没有任何遮挡,完全暴露在外,风一个劲地吹,这要是一个不小心……我不敢再往下想了,心里犯起了怵,可不上去就不能彻底查明问题,可要想上去,势必是一种挑战。李处长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他对我说:“你在这里帮我拿包,我和仲裁员上去看看。”说罢,他和仲裁员毫不犹豫地走到了铁架子旁边,双手牢牢抓住架子边缘,两脚稳稳踩住铁架子,一步一步慢慢向上面爬。仲裁员是位工程质量方面的专家,常在工地上跑,这事情对他来说也算是驾轻就熟。李处长平日里可没有这些经验,看着他那略微发福的身体悬在铁架子上缓慢向顶端挪动,我还真替他捏了把汗。铁质的架子不仅很骨干,而且在寒风中更显得冰冷,但这些似乎都没有影响两人攀爬的决心和速度。很快,两人顺利爬到了建筑物的顶上,勘验完后,缓缓地再次沿着铁架子返回。直到他们的脚落到六楼楼板的一刻,我刚才悬着的心才算平复了下来。

做完调查笔录,我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暗自庆幸勘验如此顺利。当我们正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这家单位的副总却说什么都不同意,他再三请我们稍坐片刻,这让我很纳闷,他们这是唱的哪一出啊。只见他示意办公室主任从档案柜中拿出一摞合同文本,很客气地邀请我们帮他们看看。原来,他们是希望我们帮他们对合同内容把把关。

这着实让我感到一些突然,一下子从前来进行调查取证的仲裁机构工作人员,转变成了为单位规范合同文本的服务者。可是这一角色的转变,在李处长的眼里却非常平常,他欣然接受,尽管经过刚才的一番爬上爬下的查验,时间已经不早,但他依然很认真地帮这家企业查看这些合同,不时提出一些自己的观点。每每说到一处,讲明理由,均能获得这位老总的频频点头。在临行告别之时,这位老总表示正是看到了仲裁委工作人员如此敬业的品质,才让他更相信了仲裁这一选择,当场表示一定积极配合仲裁庭,尽快处理好这次纠纷。一次现场查验竟然推动了案件的解决,这确实是我始料未及的。

从办案员到查验员,从裁判员到服务员,这次案件的处理过程让我们的角色不断发生着转变,角色的转变其实是工作方式的转变,是服务意识的转变。李处长面对这种角色的转换显得稀松平常,因为对他来说,常年走访各大中型企事业单位,宣传推广仲裁法律制度的同时,就在做着义务规范各类合同文本的事情。其实,我们仲裁机构既是法律纠纷的裁决机构,又是社会经济的法律服务机构。我们愿意为各种经济组织和个人提供法律服务,从而帮助他们规范法律行为,这个也是我们仲裁委员会的宗旨之一啊。